夕陽紅志願服務隊的老人們在公交站台前舉牌呼籲
  ■“老人突然倒地,再也沒醒來”追蹤
  50多名老人在公交站台舉牌呼籲:
  年輕人壓力大,請力所能及給他們讓座
  9月9日,一位近70歲的老人在公交車上因讓座與一小伙發生爭執和肢体衝突,之後老人倒在公交車上再也沒醒來。當時究竟發生了什麼?本報近日的連續報道引起各界的關註,報道希望當事小伙和目擊乘客能積極配合警方,盡可能還原真相。10日深夜,當事小伙出現了。
  昨日上午,50餘位夕陽紅志願服務隊老人在公交站台邊倡議:請力所能及給年輕人讓座,“因為現在年輕人工作生活壓力太大,太累,給他們一點休息的時間吧!”眾網友也針對年輕人該不該給老弱病殘孕讓座展開熱議。本報對8輛公交車的讓座情況進行調查,結果讓人心頭髮熱。 鄭州晚報首席記者 徐富盈 文/圖
  進展

  當事小伙已經找到
  昨日16時,記者從建設路公安分局刑偵大隊瞭解到,和老人發生衝突的年輕人已經找到。
  “多位民警一刻不停查找監控,最終獲取了當事年輕人的清晰照片,並根據他的行動軌跡,最終於9月10日晚10點在其學校找到了他。”辦案民警介紹,隨後小伙到公安部門配合調查,根據他的敘述判斷,他和老人確實因讓座發生了糾紛。
  “他是名在校大學生,外地人,20歲,當時他在金水路民航路站上了919路公交車,本來要坐到終點站中原路西三環站學校附近。”民警介紹,老人應該是在建設路嵩山路口附近上的車,在建設路文化宮路口與年輕人發生了爭執。
  “兩人發生爭執和肢体衝突後,下車又發生肢体衝突,隨後兩人一起上車,有乘客擔心再發生衝突,就勸年輕人提前下車,年輕人就在桐柏路與市場街附近下了車。”民警稱,老人暈倒的具體時間還需進一步詢問。“因為年輕人和老人發生了肢体衝突,老人猝死,年輕人應有部分責任,屍檢結果還要五天左右出來。”
  昨日17時30分,記者趕到建設路公安分局刑偵大隊二中隊,希望能見到這名大學生,但直到18時20分,該大學生還在訊問中,民警稱不便讓他與記者見面。
  倡議

  八旬老人舉牌倡議為年輕人讓座
  昨日14時30分,文化宮路建設路交叉口919路公交站台前,3名年過八旬的老人舉著“老年人要給年輕人讓座”的牌子,不停向經過的老年人倡議。他們都是鄭州夕陽紅志願服務隊的成員。
  7年前,他們便開始了這一倡議活動。“9日的慘劇根本不該發生在鄭州公交車上,鄭州公交乘客很文明。”梁永祥老人說,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壓力和生活壓力大,每天早出晚歸,非常累,有的上有老下有小,生活不容易,而大部分老人都退休,相對輕鬆,我們希望老年人乘車儘量不要趕在高峰期,更不要在這時與年輕人爭座。“有些老人買菜坐一站公交,非要趕在高峰期,很不應該,有的只因天熱,就坐在車上逛圈,更不應該。當然,自律的老人還是占多數。”
  李德成老人介紹,想讓年輕人尊重你,老人首先要愛護年輕人。“對年輕乘客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,大家尊老愛幼,社會才和諧。”
  昨日,參加倡議活動的夕陽紅志願服務隊老人有50餘位。
  體驗

  記者乘8趟車體驗鄭州公交之美
  昨日11時30分,記者隨一位老太太從中原路工人路口上了60路公交車。
  車內老弱病殘孕專座上坐的特殊乘客並不多,記者發現,專座上一正在聽歌的青年見老太太上車,便立即拔掉耳塞起身給老太太讓座。
  車行至京廣路口,又上來一位老太太,一個女孩站起來讓座,但老太太笑著拒絕了。“我只坐兩站,閨女你坐吧,謝謝你了!”
  隨後,記者從紫荊山路搭乘62路公交車,該車去往汽車南站,乘客較多。與記者同時上車的還有位老大爺,車上響起給老年人讓座的語音提示,卻沒人起身讓座。老人站在專座邊,專座上一年輕男子好像在打瞌睡,一直閉著眼睛。車行至航海路時,公交車剛響起報站音,這名男子立即起身下車,原來他並沒有打瞌睡。老人直到這時才有了座位。
  13時許,記者又在隴海西路搭乘9路公交車,此時,車上已無座位,在建設路碧沙崗公園站上來兩位滿頭銀髮的老人,兩人剛上車,坐在最前排非專座的女子立即起身,讓一老人坐下,專座上一女孩也急忙站起,扶另一位老人坐下。記者坐了9站,每站上來老人,都有乘客讓座。常乘坐該車的黃先生說,9路車是“民兵號”,是鄭州歷史最久的文明線路,“車上讓座率很高,從來沒聽說在車上因讓座發生爭執。”
  昨日,記者分別乘坐9路、102路、37路、66路等8趟公交車進行體驗,約九成年輕乘客都會給上車老人讓座。
  調查

  不讓座原因前三位:

  身體不適、工作太累、老人健壯
  公交四公司楊玉祥介紹,每輛公交車報站器上都有給老弱病殘孕讓座的語音提示,公司規定,車長看到特殊乘客上車要按響提示音。“鄭州公交的讓座率全國領先。2010年國家統計局鄭州調查隊公佈的創建文明城市的自測結果顯示:在被觀察的14個公交班次中,僅有一條線路存在未讓座現象。當時全國都有報道,這也是咱鄭州公交的驕傲。”
  當時調查顯示,約93%受訪的年輕人稱,在遇到老人、孕婦、殘障人士等群體時,會主動讓座。70.40%受訪者遇到過“主動給老人讓座,但老人感謝後體諒年輕人而婉拒”的情況。而遇到老人主動要求年輕人讓座的僅為18.24%。同時,有3000多位受訪者坦言,曾有過沒讓座的情況,不讓座原因前三位的分別是:身體不舒服、工作太累好不容易坐下、老人看上去身體健壯。“現在的讓座率,不會比2010年調查時低。”楊玉祥介紹,2008年3月,《鄭州市城市公共交通條例(草案)》中有一項規定,不給老弱病殘孕讓座車長可拒載,城市公共交通行政主管部門還可對該乘客處以50元罰款。“這是地方性法規,一般不易執行,讓座靠的就是自覺。”
  採訪中,一位公交車長坦言,發生在919路上的事情,與鄭州公交讓座率高,老人期望值過高不無關係。
  線索提供 王鴻(稿費100元)
  吐槽
  “南來北往”: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年輕人懂得尊重善待老年人,老年人明白體諒愛護年輕人,這個社會才會更和諧更美好。
  “滿滿星”:有時候年輕人不讓座並不代表他們不道德,他們可能有自己的不方便!有些疾病並不直接有外在的表現,難道生病的年輕人要拿著診斷證明才能心安理得地坐在位子上嗎?
  “小草”:尊老愛幼是我們的美德,我懷孕3個月時根本看不出,那天非常不舒服,有一位老人站我身邊,雖沒說話,我知道她想讓我給她讓位置,我不是不想讓,而是當時自己更需要這個座位,相信會得到那位老人的理解。
  “呼嘯”:我今年40歲了,每次坐在座位上,只要有老人上來,我絕對讓座,20多年一直如此。因為我們都有老的時候。
(編輯:SN123)
創作者介紹

當鋪

xt87xtcmr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